🔥www.4945.com_腾讯财经

2019-08-13

发布时间-|:2019-08-13 22:59:34

-|不料这种玩笑似的谎言常常被尚不懂事少儿当真,说的次数多了,就会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投下阴影。-|醒悟(微小说)文/红云飘泊“大叔,今天又有什么新鲜事儿啊?”“新鲜事,只要你想看,多的是,打开你手机,五花八门的,什么都有,呵呵。-|-影视剧改编摄制,请致电本文作者手机:13683818096本文作者程占功,多年任郑州黄河报社记者,黄河文化版责任编辑-|-渐渐地,野菜没有了;除了人工栽培的簇绒草之外,其它草都作为野草除掉!夹杂在簇绒草当中的“野草”不能用火烧,只见绿化工们右手握锐器,左臂悬背框,或弯腰,或蹲地,在绿茵坪上寻觅铲除,作为垃圾处理!有些杂草的生命力和再生能力都特别强,铲除它们就成了他们的工作就成为常态化。-|-”“第二点,必须保证不再对她发火,有事儿要两人和和气气商量着办,能做到吗?”“嗯……,能,也能。-|-阳光下,高楼环抱中的草地,碧绿如毯。-|-于是,他假意地笑着把手搭在刁川肩上言道,“这件事儿包在我的身上,但你须做到三点方可成全好事。-|-草地本属首府重地,设有门卫保安,外人不可随便入院游玩,但学生例外,他们便充分利用这里的幽静,来此温习功课,也平添了政府大院的活力,赢得长辈之赞美,谁也不好意思去撵走他们。|-那些从狗崽子培养起来的宠爱,都会按狗主的指示进入绿茵坪当中去方便,狗多了,也有在路上拉撒的,有的狗主人就将它们拉在路上的狗屎包放进垃圾桶,有的就随手丢到青草中,有的根本不管,狗拉撒完了就扬长而去,任其污染,与人行道的提升背道而驰……在万分恶心之余,不禁想起我退休前对于家乡小草的体验——那还是二十多年前的阳春三月,山区万物复苏,机关学校,凭借清明假+双休日,组织职工、学生去踏青……人至暮年,最喜清静,我就趁此节假休期,躲进大楼成一统,读读写写混光阴;求个生活之静宁,享受大院之空寂。|-她爹是个秀才,因犯了罪,被县衙抓去坐了牢;她母亲被大财主劳增寿娶去做了小老婆。|-

-||-醒悟(微小说)文/红云飘泊“大叔,今天又有什么新鲜事儿啊?”“新鲜事,只要你想看,多的是,打开你手机,五花八门的,什么都有,呵呵。-||-  有时三哥也用打笼捕鸟。-||-文革中,草地边曾架过“誓死保卫红色政权”的枪炮。-||-她爹是个秀才,因犯了罪,被县衙抓去坐了牢;她母亲被大财主劳增寿娶去做了小老婆。-||-

-||-她姨爹问:你妈妈怎么会说你不是她生的她说她一天四处玩耍,上山、爬树,衣服破得快,妈妈说我像小猴子一样,就说我不是她生的。-||-

-||-还想到有一天她和她哥哥吵架,她哥哥说她不是他妈妈生的......越想越觉得真有点像那么一回事,难道这是真的吗?一天,他就去问她姨爹姨妈,逗得两个老人哈哈大笑。-|-于是,刁川“嘻嘻嘻”地笑了几声,对那人说,“你愿作‘月下佬’,真是太好了,以后有人问起,你可得证明我们是你保媒的夫妻啊!偌,你叫什么名字,住在哪里?”那人稍加思索,便答道:“我当然会证明你们是夫妻。-|-不料这种玩笑似的谎言常常被尚不懂事少儿当真,说的次数多了,就会在孩子幼小的心灵里投下阴影。-|-醒悟(微小说)文/红云飘泊“大叔,今天又有什么新鲜事儿啊?”“新鲜事,只要你想看,多的是,打开你手机,五花八门的,什么都有,呵呵。-|-可是她却不依不饶,硬要打破沙锅——问(纹)到底。-|-

-|绿茵草坪上,多是人工打造“清一色”的簇绒草。|-

-||-枯掩荣,荣盖枯,乃是枯荣之变化与升华。-||-”麻子大叔扛着蛇皮袋,晃晃手中的铁钩,“小胖啊,大叔昨夜想了一晚上,我这把年纪快七十了,一事无成,一张好嘴就只会吹,吹到今天,什么也没有,你看,还得在垃圾堆里讨饭。-||-那里,花虽小而芳艳,果不硕而新鲜,蜂腰细而恋花,蕊虽小而养蝶。-||-旧楼拆掉,新楼尚未崛起之时,此地曾为废墟,没有谁播种施肥,小草迎着春风生长,竟然碧绿如茵,日渐成为人们留影之佳境。-||-

-||-姨妈听后说,“难怪你是个小调皮蛋!”叫她快回家去,免得爸爸妈妈挂念!并拿一段布给她,让她拿回去让她爸爸给她做一套衣服。-||-

-||-该草地原系全县最高领导机关的中心大楼所在地,要员们常集中于木楼中学苏、就职、食宿。-|-红斗儿群居好斗,欺生,见了外来的同类,便要追斗。-|-程占功著“若你们是夫妻,我愿作你们的‘和事佬’;若你们刚认识的话,我就作你们的‘月下佬’,成全你们。-|-年年岁岁人依草,岁岁年年草伴人。-|-”“我的好大叔,今天你咋的了?跟小胖也不说说。-|-

-|你啊,年纪轻轻,有听闲话的功夫,还是多学点什么,多做点什么,别学你大叔我哈,后悔都晚了。|-

-||-她姨爹说她,傻姑娘,那是你妈妈逗你玩耍的,你看,你表哥大你那么多岁,你姨妈怎么可能生你?听到这里,她觉得姨爹说得有道理,但她妈妈为什么要那样说呢?心中的疑云并没有完全散去。-||-  有时三哥也用打笼捕鸟。-||-红斗儿群居好斗,欺生,见了外来的同类,便要追斗。-||-从此,他才与父亲恢复了融洽的父子关系。-||-

-||-”麻子大叔扛着蛇皮袋,晃晃手中的铁钩,“小胖啊,大叔昨夜想了一晚上,我这把年纪快七十了,一事无成,一张好嘴就只会吹,吹到今天,什么也没有,你看,还得在垃圾堆里讨饭。-||-

-||-这些人好眼熟哟,仿佛在哪里见过……。-|-那里,花虽小而芳艳,果不硕而新鲜,蜂腰细而恋花,蕊虽小而养蝶。-|-它们潜藏于草底,借草之绿茵掩盖着它们的丑态。-|-高楼俯瞰,难得微观;抬头眺远山,俯首视窗前!深感只用青或绿来形容草地,实在是太单调了。-|-机关大院空空,亦似往常之节假日,空气变得新鲜多了。-|-

-|这引起了她姨爹的重视:她爸爸就是搞缝纫的,怎么还要缝纫费?说明这孩子对她爸爸妈妈还有怀疑。|-

-||-高处看草地,总觉一色青,一旦进入草地之内,卧于草丛之中,就会深感草地的丰富多彩:草丛中藏着各色各样的小花,红黄蓝白绿橙紫,色彩纷呈,芳姿各异。-||-小草青青高致贤退休旅居南海之滨的世界花园城市,这里的绿化享誉全球,高楼远视,绿树十分抢眼;平地观察,乃是小草青青。-||-父母亲严于责大,宽以待小;有时他妈妈还用你又不是我生的忽悠来吓唬他。-||-文革中,草地边曾架过“誓死保卫红色政权”的枪炮。-||-

-||-因此,我动了点火,送她回家,就遇上你了。-||-

-||-窗下突然传来清脆的稚音,令我不禁俯瞰楼下,只见群童嬉戏于草坪。-|-程占功著“若你们是夫妻,我愿作你们的‘和事佬’;若你们刚认识的话,我就作你们的‘月下佬’,成全你们。-|-年复一年,来草地上复习过的学生们,有的升高中,有的读大学,有的踏入社会……他们无论走到那里,都会忆起这草地的宁静与清馨!迎着孩子们专注的神态,我慢慢走下高楼,缓缓步入草地,唯恐搅乱了他们的甜梦,便自我轻轻地进入其中一个新鲜的角落。-|-楼下,一些不能上山的幼儿园大班的孩子们走进绿草地里,唱着王祖皆/张卓娅的《小草》儿歌:“没有花香,没有树高,我是一棵无人知道的小草,从不寂寞从不烦恼,你看我的伙伴遍及天涯海角……大地啊母亲把我紧紧拥抱……”蜗居此院几十载矣,今日方觉小草青。-|-早在公务员上班之前,晚在公务员下班之后,那些狗男狗女们,就带着他们的宠犬到人行道两边的绿化带里去拉洒。-|-

-|闲聊中,春梅多次谈到:孩子不懂事,老人们不要乱忽悠他们啊!这不禁使我想道:童言可无忌,妪言应有忌!|-

-||-此时,突然感到脑库空虚,一切对草的形容词均显得苍白无力,实在难以着笔。-||-她姨爹说她,傻姑娘,那是你妈妈逗你玩耍的,你看,你表哥大你那么多岁,你姨妈怎么可能生你?听到这里,她觉得姨爹说得有道理,但她妈妈为什么要那样说呢?心中的疑云并没有完全散去。-||-醒悟(微小说)文/红云飘泊“大叔,今天又有什么新鲜事儿啊?”“新鲜事,只要你想看,多的是,打开你手机,五花八门的,什么都有,呵呵。-||-便亲自送她回家,向她爸爸妈妈讲了她的怀疑。-||-

-||-每当人们下班之后,鸟儿们便邀约飞过草地上空,栖息于大树枝上,或隔叶悠鸣,或叽喳跳跃!把草地“闹”得更加幽静。-||-

-||-她姨爹说她,傻姑娘,那是你妈妈逗你玩耍的,你看,你表哥大你那么多岁,你姨妈怎么可能生你?听到这里,她觉得姨爹说得有道理,但她妈妈为什么要那样说呢?心中的疑云并没有完全散去。-|-因此,我动了点火,送她回家,就遇上你了。-|-渐渐地,野菜没有了;除了人工栽培的簇绒草之外,其它草都作为野草除掉!夹杂在簇绒草当中的“野草”不能用火烧,只见绿化工们右手握锐器,左臂悬背框,或弯腰,或蹲地,在绿茵坪上寻觅铲除,作为垃圾处理!有些杂草的生命力和再生能力都特别强,铲除它们就成了他们的工作就成为常态化。-|-程占功著“若你们是夫妻,我愿作你们的‘和事佬’;若你们刚认识的话,我就作你们的‘月下佬’,成全你们。-|-随着新新旧旧的频繁换届,年年岁岁,枯荣转换;纳进吐出,升迁调补,亦似此原上小草。-|-

-|”小胖子望着麻子大叔佝偻的背影,想着大叔说的,傻了,好象还真明白了一点什么。|-

-||-”小胖子望着麻子大叔佝偻的背影,想着大叔说的,傻了,好象还真明白了一点什么。-||-三十余年中,我曾在这里欢歌过奋发过傍徨过呐喊过瑟缩过失望过,可就未曾亲近过小草。-||-程占功著“若你们是夫妻,我愿作你们的‘和事佬’;若你们刚认识的话,我就作你们的‘月下佬’,成全你们。-||-作者写儿时在家乡的一些捕鸟方式,借以思念故土,传达一些民间捕鸟方法与乐趣,希望不要再乱捕禽兽了!-||-

-||-一片瓜子壳“卟”地从我的眼前飞过,把我的目光带入另一个世界:食屑纸片小玩具,污泥果皮干口痰,猫粪狗屎……零零碎碎,乱七八糟,原来这宁静的草地也藏垢纳污呀!足见腐败与龌龊无孔不入、无所不在、无处不有。-||-

-||-这引起了她姨爹的重视:她爸爸就是搞缝纫的,怎么还要缝纫费?说明这孩子对她爸爸妈妈还有怀疑。-|-回目草地之中,微风荡起道道碧波,显出草叶背面之亮色,学生们也似卷入碧波之中。-|-于是,有人教他自己验血:他趁给他爸爸手指挑刺之机,将他爸爸的血弄点在碗里,悄悄带出去与他自己的血融合,他们的血液很快融为一体。-|-随着新新旧旧的频繁换届,年年岁岁,枯荣转换;纳进吐出,升迁调补,亦似此原上小草。-|-于是,他假意地笑着把手搭在刁川肩上言道,“这件事儿包在我的身上,但你须做到三点方可成全好事。-|-

-|还想到有一天她和她哥哥吵架,她哥哥说她不是他妈妈生的......越想越觉得真有点像那么一回事,难道这是真的吗?一天,他就去问她姨爹姨妈,逗得两个老人哈哈大笑。|-